網站首頁 集團概況 新聞中心 產業產品 史海鉤沉 文苑擷英 藝術長廊 影像淮礦 淮礦微博 聯係
 當前位置: 新聞中心 > 行業資訊 瀏覽正文
 
直擊煤炭行業人才培養之痛:采礦專業的學生不願下礦井
 時間:2019年04月08日9:45:10 來源:中國煤炭網 編輯:胡娜
 
    “近20年是我國煤炭行業進步最快、成果最多、效果最好的一個時期,若要說目前依然麵臨的最大製約,我認為人才定是其一。科學發展、技術創新、設備升級了,煤炭學科設置卻仍是幾十年一貫製,人才培養與實踐脫鉤、學生到企業後適應性不足等現象突出。如何培養真正符合市場需求的人才,成為擺在礦業類院校麵前的一致難題。”日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,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安徽理工大學校長袁亮直指行業短板,疾呼重視人才問題。

    如其所言,人才是第一資源、第一生產力。特別在煤炭轉型之背景下,人才起著重要的支撐與後盾作用。但據記者調查了解,行業用人需求的提升,非但未起到明顯帶動作用,在不少傳統礦業院校,反而出現就業率大幅下滑、畢業生所用非所學等情況,以煤炭為特色的老牌院校甚至紛紛更名、謀求轉型。問題究竟出在了哪兒?

    有學生不願從事本專業工作

    即使有人進去也難以適應煤企

    多位業內人士向記者證實,礦業類院校就業形勢下滑已是不爭事實。“目前,除中國礦業大學仍保留‘礦’字外,大部分傳統礦業院校不約而同進行了更名,像阜新礦業學院改為遼寧工程技術大學,中國煤炭經濟學院改為山東工商學院。還有部分曾以煤炭為特色專業的院校,如今繼續保留相關專業者也在減少。”中央財經大學煤炭經濟研究院教授邢雷表示。

    更名背後,實則隱藏著更多挑戰。一位不願具名的學校負責人透露,以該校采礦專業為例,2012年煤炭“黃金十年”接近尾聲,2013屆畢業生就業率還可達到90%左右,其中在本專業及相關領域就業的比重占一半以上,2014年起就業率便逐年下滑。“剔除專升本、考研升學人數,從事本專業及相關工作的畢業生比例,近幾年僅在5%-30%,所用非所學情況十分突出。”

    這不是“一校一院”的個例。袁亮也稱,相比本領域相關工作,電力、化工、金融等行業似乎更受畢業生青睞。“有針對礦業院校的數據分析顯示,在排名前30位的就業趨向中,煤炭企業隻能排到中間位置,學生更願意選擇類似中鐵、中建、銀行等單位。”

    一部分學生不願進煤企,還有人進了也難適應。記者從部分煤企了解到,畢業生流動性大、實踐能力不足、適應性不強等問題長期存在。

    “大部分學生在校期間一共也沒下過幾次井,動手能力欠缺。無論在哪個崗位,隻有真正熟悉煤礦生產才能更好勝任,為此一般要求新員工必須到井下輪崗實習,比如中采隊、通風隊、機械隊等各待2個月。但這麽說吧,近幾年新招的學生,70%-80%都會想各種辦法找到,提出能不能不下井、少下井。所以即使進來了,新人離職率也比較高,尤其前3-6個月不適應者不在少數。據我所知,本地就有煤企新招500多名大學生,僅1年左右走了一半。”陝西一大型煤礦負責人舉例稱。

    並非煤企不缺人

    而是用人需求、門檻等都在變化

    就業形勢不盡如人意,是煤企真的不需要新人嗎?事實並非如此。

    “長期缺人,尤其年輕一線人員極為緊缺。”河南能源化工集團永煤車集煤礦電工高級技師遊弋告訴記者,以一個百人規模的采煤隊為例,大學生占比隻有約3%,人員平均年齡卻已達38.7歲。“有企業要求學生先到一線鍛煉幾年,這兒本就難招人,壓根不敢提出這些附加要求。”

    上述陝西煤企人士稱,因其所在礦井現代化程度較高、地質條件較好,相比一些老礦區,采礦類人員配備的確有所減少。“但也不代表不缺人,尤其是特殊工種高技能人才,其實非常短缺。像機電、電氣類人才就很歡迎,隻要技術過硬基本有多少就要多少,甚至怕招不來人。”

    企業既有需求,學生為何又難送出呢?記者了解到,這是多重因素共同製約的結果。

    煤炭行業屬性特殊,客觀上首先“攔下”部分擇業者。“煤企工作環境雖在不斷改善,不少人卻仍保留著髒亂差、苦累險的傳統印象,從業者社會地位難被認可。很多學生填報誌願時,甚至經過幾年學習後,也未能透徹了解行業,加上不少家庭不願讓孩子到煤礦工作,更別提留得住、幹得好了。”包括遊弋在內的多位人士稱。

    再從主觀來看,企業發展對人才提出更高、更新的要求,但因高校培養機製、學科設置、教學方式等相對滯後,造成人才培養難以匹配市場需求。

    “新技術、新設備、新工藝不斷湧現,對人員素質提出更多要求,企業招聘條件相應更新。一方麵是提高門檻,比如對於專業技術人員,就要求達到二本B類及以上學曆。另一方麵出於轉型發展需要,企業不再隻專注於‘一煤獨大’,人才需求因此更加多元。除煤炭專業,也需要電力、金融、物流、文旅等行業的成熟人才。”同煤集團組織人事部人才交流中心辦公室主任馬帥證實。

    變化之下,人才培養卻未跟上節奏。馬帥表示,目前主要存在學校招生、培養計劃與企業需求差距較多,供大於求;教學內容與工作實際脫節,長期缺乏實踐經曆、實操能力;思想教育方麵相對欠缺,學生吃苦精神不足等問題。“以教材為例,很多專業課至今仍在講授傳統的采煤工藝、老化的機電設備等知識,部分教材落後10年甚至都不止,如何跟上智能化開采需求?”

    以市場為導向

    高校人才培養同樣要從需求側出發

    為盡快解決人才短缺等問題,不少煤企長期通過加大薪資待遇、強化實踐培訓等措施,力所能及填補空白。但在更多企業人士看來,針對人才雙向失衡問題,解決根源仍離不開高校這一培育主體。

    “能源轉型倒逼煤企不斷升級,與之相對應的培養機製也應轉變。我認為,高校的轉型壓力、培養難度一點也不亞於企業。目前亟待理清,學校到底為誰培養人才、培養何種人才?”以短缺的高技能人才為例,上述陝西煤企負責人認為,煤炭企業、高等院校、甚至包括設備廠商在內,可形成“產學研用”一體化配合,以實現人才培養的技能流通。“學生到了現場不認識設備,更不知如何檢測檢修,這不是一兩個、而是普遍存在的情況,類似現象早該引起重視了。”

    這一說法也得到袁亮的讚同。“送不出、用不完,說明學校培養的學生沒有適應市場。以市場為導向,人才培養同樣要從需求側出發。”

    袁亮進一步指出,如今講求的不再隻是學生數量,培養質量越來越受到重視,學科調整成為一項迫在眉睫的工作。對於一些傳統專業,隨著技術進步、設備更新,不再像過去那樣需要大量從業者,與之相對應的人才培養機製也應有所調整。對於一些新型學科,高校則應結合自身實際,主動拓展、尋求轉型。“比如,隨著人們對職業健康越來越重視,煤炭與醫學的結合或可成為一個嶄新專業方向。隔行如隔山,相比普通醫學院,傳統礦業院校占據行業優勢,對於煤炭職業病機理、防治等內容研究也更具優勢。”

    “僅靠一個學科、一個導師就能指導優秀碩士、博士的時代已經過去,學科融合、科教融合、校企融合是趨勢所在。”一位傳統礦業院校負責人還強調,重開發、重開采,輕利用、輕轉化在煤炭行業長期存在,人才培養也因此有所“偏頗”。但隨著煤炭生產利用一體化、清潔化進程加速,不對稱的局麵需要扭轉。“為此,應更注重實踐。創新主體在於企業,隻有通過企業才能把產品真正轉化為生產力。通過校企合作,高校能夠發現並助力企業解決現實問題,企業也能協助高校實現科研成果的直接轉化,這樣讓人才更具實戰能力,而不再是紙上談兵。”
地址:中國·安徽·淮南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版權所有:淮南礦業集團 未經許可禁止非法拷貝或鏡象 主辦:淮南礦業集團黨委宣傳部
技術支持:人民網安徽頻道 淮南礦業信息管理服務中心
首屆安徽省文明網站 第二屆安徽省文明網站
備案/許可證號:皖ICP備06003131
皖網宣備110014號
淮南市淫穢色情及低俗信息舉報電話 0554-6646500
淮南礦業網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554-7625020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